当前位置:婿筑听书网 > 民间奇谈 > 古荒道月

第2章一盏青灯伴古佛,半为修行半入魔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柳萤此刻僵在原地,想动都不能动一下。这时,忽然感到有人在她的脖颈处吹着冷气。耳边还不时传来阴惨惨的笑声,看着越走越远的周幽,柳萤心中的不安也越开越强烈。

当一双干瘪的双手搭在她的肩上时,再也忍不住惊叫了出来。这一声不仅惊动了鬼物,她发现自己居然能动了!于是便不在停留,朝着周幽离开的方向追了过去。在她的身后,一个身穿黑色纱衣面色苍白的女子对着她诡异的微笑着注视着柳萤远去。

另一边,周幽皱着眉望着来时的路,柳萤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就已经走散了。犹豫了一阵,还是决定回去看看。可是,走的还没几步就隐隐的感到不太对劲,细细的打量了下四周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刚才这里绝对没有这个岔道口!”随即他似是想到了什么“迷途鬼,那么看来就是聚阴地了。我倒要看看谁在这里养旱魃害人!”

卫国边境的山林,这里以前听说是一个村落。他们大多以打猎为生,而这里在更久以前据传说还是一个国家。总之,不管这里以前是什么样子,但现在却已经变的残破不堪。泥土也呈现处诡异的乌红色,这是鲜血侵入泥土久久不曾干涸的缘故。这个村字像是受了诅咒一般,无一例外死了很多人。曾经的已经消失不见,留下的只有破败的残砖断瓦。来到一处较为宽阔的地带,周幽手捏符咒嘴中喃喃有声。就见那符咒“噗”的一声燃起了蓝色的火焰后就这么丢了出去,落地的一刹那周围的空间仿佛被扭曲着一样。不到片刻功夫,不远处看起来有些年份的朱红色棺材就这么暴露在他的视线范围内。就在这时,变故发生!红漆棺棺盖突然哗啦一下自动打开,整个棺材人立而起露出里面黑洞洞的空棺向着周幽就直直撞了过来!

“哼!”危机的到来,周幽也不敢大意。就在他口粘法诀,手指不停变换出复杂的图案出来时,等在一旁的旱魃突然也动了!以极快的度追上周幽拖着他撞在了棺材里,发出“咚”的一声巨响。紧接着棺盖哗啦啦的闭和起来,里面的周幽被拖进红漆棺后受不了浓烈的阴气和尸气的影响很快就昏迷了过去。

他只感觉做了一场大梦一般,梦中周幽先是感觉自己仿佛是变小了。紧接着,伴随着一阵强烈的挤压,他睁着明亮的大眼打量这个世界。怀抱着他的是一个身材挺拔一身血腥味的男子,此刻正抱着他对着软倒在床榻上的妇人道:“夫人,辛苦你了。”说完,就将孩子交给了一旁的丫头。头也不回的冲向了屋外,而在房屋远处当最后的怒吼声渐渐平息下去时,这座城池已经是火光冲天到处都是一片残肢断臂。当他反映过来这是否是梦时,眼前的画面又是一阵阵的模糊飞快的倒退着。再次回过神来,一座山崖突兀的就这么横在他们面前。向上方往去,山崖不知高几何许也。只觉在山崖的一头,似是有一人影注视着自己。渐渐的,他走近了些终于看清了些。是个女子?只见她也正向这边看来,眼中有着难以掩饰的惊讶与娇羞。而更多的则是藏在眼底深处的那份欣喜,不觉间他看着她的身影,竟然是有些痴了。良久被身边的将士们唤醒,告诉他眼前的是一个家乡老农的女儿。点了点头表示知道,调转马头又深深回望他一眼就此离开。

另一边在她出生的时候,她的母亲就发现:她一出生,她的嘴边就衔着一块杨梅大小的红石。她的父亲请来的道人看了看此物后,当下脸色大变,俯身在她父亲耳边小声说了几句之后就匆匆说了些什么,就收拾东西快速离开了。在此之后,她父亲看着她的目光中多了些什么。有悲哀、有恐惧、有绝望、而更多的则是痛心......

有一天她的父亲趁着她母亲不在家,一把将她提在了手心作势就要摔下去。也正是她命不该绝,她的母亲正巧从门外进来看见这一幕,拼死也不让他摔死自己的孩子。本来就心中不舍的父亲,又怎么会心甘情愿的下这个狠手呢。于是,就半推半就的放弃了。当天晚上她的父亲与母亲他们的房间一直都在亮着,当她的父亲将那个道士的话转述给她的母亲时,就连爱女心切的母亲也不禁沉默了下来。片刻后,她的母亲颤声说道:“难道没有别的办法了吗?”见丈夫摇头,她也不禁叹了口气。看着熟睡的女儿,这位母亲似乎是一下老了十多岁一般,就连头发都白了不少。

第二天天还没亮,她的母亲就带着她来到了这座山崖上。到现在她还依稀记得她母亲对她说过的话:孩子,今后我们就生活在这把。我和山下的老道士求了一道符,将它包裹进符里后,不到十八岁那年你都不能将它从脖子上取下来,更不能下山。你听明白了吗?一直到了今日,她正巧十八岁了。坐在梳妆台前看着镜子里身着一身火红的嫁衣,她开心的笑了。将面前一道破旧不堪的黄符揭开,露出一块杨梅大小通体血红的石头。找了一条青丝带,将它挂在了白皙的脖颈上刹是好看。走出山洞,当他的花轿停在山崖下方看着他的眼中满是柔情。只听下方的他大喊:“以后你就是我的王后,他们,是你的臣民。”一抹绯红飞掠上她的脸颊,听着他强势又霸气的话语,她开心的笑了起来。这一晚,她成了他最疼爱的女人。而他是她生命中唯一的男人。

但好景不长,宫中的流言开始四起。接着蜚语从城池的各个角落钻了进来。沸沸扬扬的怒斥声和讨骂声紧紧包围着皇城。只因她据传自打一生下来时嘴中衔了一块鲜红的血石,但她的容貌让他们的君王痴迷;因为她,是一个女人;一个会祸乱天下的女人;一个不祥的女人......而她,只是因为爱上了一个帝王家的男人。

傍晚,电闪雷鸣。她独自一人出门来到了山脚下一间青灯古佛前,她诚心的祷告:古佛在上!请宽恕我的罪过,不要因为我的爱而把灾难降临在他的身上......屋外又是一阵电闪雷鸣,而屋内还是一片死寂毫无声息。就在她快要起身离去时,古佛旁的两盏青灯摇动了几下。接着那古佛,竟然开口了!

古佛说:“你要忏悔。”

她说:“我忏悔。”

古佛又说:“你要遗忘!”

她说:“我只是爱他,难道爱也有错吗?”

古佛说:“你们注定不会有善果,这辈子只是为了了结他前世苦苦爱你,眼泪滴血成石的恩怨。今生你们有缘无份,红颜祸水、祸国殃民,来世吧......”

屋外,火光照亮了一切,呐喊声与讨伐声急如擂鼓。“烧死她!”“烧死这个不祥的女人!”“让她去死...!”士兵百姓们愤怒而狰狞的面孔带着尖锐的声音不断的划入她的心中,阴暗幽冷的古佛面前,风无声的在空荡荡的屋檐穿行。这时,玉琼从人群中挤出,快步来到她的身边拔出随身配剑,指着他的臣民,他的百姓......

她惨淡的笑望着这个被他深爱的男人,一生中她生命里唯一的主宰。然后她幽幽的说:我想给你跳支舞。不等他答话就那么在古佛面前静谧的舞着,一身青衣。哀怨的脚步声在阴冷的古佛前游荡者,他的长发依然、他的面容依然,仿佛初次相遇时的模样,只是眼中少了雷利电光。突然!她豁的拔出不知藏在何处的匕首,按在喉管上轻轻的切了下去。一股褐色血液喷射了出来,顺着她的掌纹往下滴落,染红了衣衫。玉琼惊叫着拥住她软到的身体,一滴泪自她眼角滑落,滴在胸前挂着的那块血石上渗了进去。他惊叫着,血!血!血色的眼泪......

她颤抖着说:“这是我的命运,我是来偿还前世的恩怨的。希望来世我们还能够再一次......”话音渐次小了下去,直到再无声音。他紧紧的搂住她的身体,终于忍不住哽咽起来:“我是他们至高无上的君王!没有人可以伤害你的,我会这样一直守着你。只要我还在这里,他们就不敢冲进来,他们不敢!可是,你这又是何苦呢......”闭上眼,两行清泪划过他的脸颊......

幻境中,周幽原本清明的双眸已经变得混沌不堪。英俊的脸颊上已经被岁月的痕迹刻满沧桑,一头白发随风而动。木讷的脸上悲意无尽,两眼无力的望向虚空,两行拙泪渐渐被血水染红。忽的眉头一皱,一口鲜血喷出滴落在面前的石碑上。整个人一头栽倒在身旁的孤坟边,这座的一座孤坟没有碑铭、没有香火更没有其他人前来祭拜。栽倒在坟边的他眼前之物渐渐模糊,直到他安详的闭上眼时才似乎听见有人急急忙忙且高声悲泣:“王啊......”声音到此已经听不见了,此刻一团灰色烟状物自他的尸体上升腾而起渐渐的聚集成与下方尸体一模一样的面荣来。他望向虚空喃喃自语道:“我还要再一次回到这片土地,我还要再一次找你!等我,等着我。这次我一定会保护好你......”

......这是一个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开始做的一个怪梦,梦中一青衣女子在青灯古佛前静谧的舞着。幽静的寺庙前竖立着一块巨大的石碑,上面刻着“早登彼岸”。幽暗阴冷的寺庙里面,风在空荡荡的屋檐穿行。女子回过身来冲他幽幽的笑,每一次他都希望看清她的样貌。可是醒来后,唯一只记得她胸前挂着一块颜色通红的石头。

他是这座山上的猎户,听祖辈讲起过山脚下一带在百年前还是座皇宫,后来因为一个不详的女人灭国了。据说那个女人生下时嘴角就衔着一块杨梅大小般通红的石头。“冤孽啊......”人们每当谈到这时都会摇头叹息几句,他想他应该是因为先听了这个传说,才会做那个梦的。

他每次早出晚归,每天靠打猎为生。而他经常在回家时都会路过一间庙宇,因为常年不修,这座寺庙已经破烂不堪,四周的墙壁和地面上长满了杂草。他记得小的时候进到过里面玩耍,后来被爹娘知道后拎着耳朵把他带回家的。爹娘说那是个受诅咒的地方,所以以后再也没进去过。现在每次打猎回来走到这,他都会放下猎物坐在台阶上歇息一会。庙门口有一块巨大的石碑,上面的字已经模糊不清。这让他不由想起他经常做的那个梦和那个刻着“早登彼岸”的石碑。

那年雪很大,他早早就在林子里挖好了陷阱。第二天天还没亮就出了门,他有预感今天会有好的收获。路过那座残破的庙宇时,他看见门口有一行脚印。那脚印直通寺庙大殿,是什么人进去了呢?他疑惑着朝里面走去。脚印很浅,像是风吹过砂砾,只是轻轻划过雪地一般。

残墙断壁安静的横在那里,寺庙里阴森森的透着逼人的寒气。高高在上的古佛、残破了的面孔向下张望着。悬挂在梁柱上的青灯被风吹的左右摇摆,发出“咯咯”的声响。杂草丛生的地面已变得斑驳不堪,他立身于寺庙里皱眉四处张望。然而,让他失望的是并没有人。但当他快要转身离开时,供桌下发出了响动。他疾步走过去一把掀翻了供桌,脚下是一个白衣****的女子。长发散乱在肩头,赤着一双脚蜷缩着身体。他顾不得多想,拦腰抱起她转身向外奔去。身后的佛像发出“咔嚓”的断裂声。回头看时,那佛像已坍塌成一捧黄沙。

我叫奈石。这是她醒来时对他说的第一句话,他忽然看见她白皙的脖子用青色的线绑着一块通红通红的石头。她没有告诉他关于她的来历,他也没有问过。每天天还不亮的时候,他就早早起来去打猎。而奈石则安静的呆在家里,到了傍晚时回到庙宇前等他。奈石总是荡着两条腿坐在以前供佛像的桌子上,听着外面鸦雀悲鸣。然后他抱她下来,走出庙门的时候,奈石忽然停下问道:“石碑上刻得是什么字?”他摇摇头表示不知,她笑着说:“也许是‘永不超生’呢。”然后他们一起回来。

渐渐的,家里开始有了炊烟,他的床开始暖和起来,衣服开始干净起来,他开始笑起来,他打到的猎物开始多了起来......

“他屋里多了一个来历不明的陌生女人!”.村里人开始议论纷纷。不久,当大家都知道这个女人脖子上挂着一块侵血般鲜红的石头时,开始了恐慌!

那年大旱,地里颗粒无收,连野兽也逃走了。村落里的村长拄着拐杖带着大伙来找他,房屋被村民们围得水泻不通。屋内,他关紧房门,紧紧抱住蜷缩在角落里的奈石。屋外是村民们愤怒的叫喊声“烧死她!”“杀了这个妖女!”“烧死这个带来灾难的女人!”......

他忽然抱起奈石,一脚踹开了房门。屋外的人被眼前的场景惊住了,顿时安静下来。他悲愤的吼着:“有我一天在,你们休想碰我的女人!”。村长瞪着血红的眼睛指着他说:“这是个不祥的女人,她会给我们带来灾难,她是受过诅咒的!”,他搂紧了怀中的奈石温柔的道:“奈儿,不要怕,我带你离开这里。”

奈石的眼睛湿润了,辗转千百轮回不就希望这一刻真正的相守吗?他抱着奈石渐渐消失在众人的视线里,他带着奈石来到他们相遇的那座庙宇。这时,他对奈石温柔的说:“我去给你弄些吃的,你呆在这里,不要出去,他们是不敢进来的。”这时,奈石恐惧的瞪大眼睛,一把捉住他的手哭道哽咽。“乖,不哭,我很快回来”,转身时,他忽然看见庙门前数着的石碑。他曾记得奈石说过,上面刻的也许是“永不超生”......

奈石安静的站在寺庙中,风中摇摆不定的青灯发出声响响彻了整个大殿。庙宇外突然由远极近传来一阵阵脚步声与人群的吵闹声......“快点,快点!”“这边堆上一些,那边的!去找一桶油!”......时间不长,烟气就涌了进来。张狂的火苗闪烁着噬人的光,露出狰狞的面孔无情吞噬着墙壁与地上的杂草。奈石知道,她终究逃脱不了这场宿命,她傲立在炙热的殿堂中。火苗在她的身边翻滚,跳跃,贪婪的****着奈石的身体,烧灼着她的长发发出“兹兹”般得逞的笑声。这时,青灯下。古佛的声音自四面八方响起,她幽幽的笑着。

古佛说:你要忏悔

奈石道:拒绝忏悔

古佛说:你要遗忘

奈石道:拒绝遗忘

古佛一声叹息:你们之间注定不会有善果,红颜祸水、祸国殃民。今生的情缘只为了结你前世苦苦爱他的因果,今生有缘无份,来世吧......

奈石惨笑道:“来世......来世又有何用?辗转千百轮回到头来然就不能相守。无上古佛,强让我们终的相守。无论付出多大的代价,有他陪伴我也无惧。”

古佛长叹:“孽缘......我佛慈悲,度你早登彼岸。”一道金光照亮天宇,四周的浓烟、火焰、咒骂声等竭尽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清明世界,古佛与奈石立身其中。进来的人无一不是面露微笑,看似一片祥和。古佛说:“此地乃是西方‘极乐世界’,你需下‘八热无间地狱’饱受猛火煎熬,等待他三世轮回了却因果,你才方能出离地狱。”

奈石静静地笑着,一言不发迈步向那漆黑通道走去。在那之后,奈石被带入了无间大地狱,而她每时每刻皮肉血骨皆与熔浆炙火混为一滩,猛火常劫不息其血肉狼藉之状,惨厉难诉。

地府青石桥面,五格阶台,行十余里,至一水。广不数尺,流而西南,其水皆血,腥秽不可近。故名有云“奈何桥”。其桥上立一白发苍苍却容颜娇美如花的女子,手持茶水谈笑看着来来往往的魂魄,摇头叹道:

四时无止息,年去又年来

万物有代谢,九天无朽摧

东明又西暗,花落复花开

唯有黄泉客,冥冥失不回.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
热门小说推荐:
迹仙〕〔网游之灵气大陆〕〔我的深宫手记〕〔拾忆花开〕〔姐姐去哪儿之浩淼江山〕〔模仿者的游戏〕〔废墟之妖〕〔腹黑纯大爷的刁蛮宠妻〕〔物异录〕〔无极〕〔修仙之机缘〕〔蓝摩佛〕〔弗比斯的经历〕〔零零不傻〕〔男神戏群花〕〔亲爱的请嫁给我〕〔紫金王朝〕〔重生时空系统〕〔战神之我本无敌〕〔武卫天元〕〔岿尘〕〔恋如雨止〕〔爱可恨,恨可爱〕〔自语世界〕〔丧尸末日生存手册〕〔长恨京门〕〔自我之地〕〔新的身份去复仇〕〔平江变〕〔祸不单行因你获福〕〔秀才小娘子〕〔音乐罗曼史〕〔铁马行〕〔生活之悟之感之杂记〕〔陌上离花开〕〔玄阳帝尊〕〔重生为蚁〕〔专属皇妃〕〔江湖论道〕〔神秘总裁的天才医女〕〔铭神录〕〔四维裂缝〕〔三生三世的姻缘〕〔红尘梦千年〕〔另一种〕〔B面地球〕〔exo我是女配哎〕〔尘与血〕〔堂前燕〕〔灼寒〕〔梨花妆泪〕〔回首已不见〕〔伍大郎修仙记〕〔转业之路〕〔星际冒险王〕〔童年金光〕〔米百宴〕〔相爱的人会在一起〕〔相思剪〕〔二十五年的人生〕〔笨蛋总裁我不要〕〔我是桃花妖〕〔莫九樱〕〔使徒主宰〕〔血色暗阳〕〔网游新世界〕〔网游之拯救世界〕〔那年的四月〕〔白起归来〕〔逍遥浮生歌〕〔无敌限〕〔永不熄灭的蜡烛〕〔玄师记〕〔诡事闻异录〕〔风云卷苍穹〕〔蝉翼迷踪〕〔俏红装〕〔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异事毋问书〕〔你的身边曾经是我〕〔他今世无敌〕〔神奇宝贝之开局无限积分〕〔仙剑奇缘一〕〔吉普赛狼人小镇〕〔捡个狐妖做老婆〕〔天凉以后有安心〕〔别怀旧正青春〕〔狐魅情缘〕〔穿梭笔记本〕〔和你踏上不归路〕〔北芍以晨〕〔轻佻幻想〕〔非公认存在〕〔九天落华之鬼子离殇〕〔杜小兴传奇之方腊起义〕〔网游之百花狱皇〕〔许你山南海北〕〔乱世行医〕〔亡灵物语〕〔倾世盛宠之逆天小魔女〕〔英雄联盟之王者的心〕〔泗个我〕〔单人世界〕〔我感染了丧尸病毒〕〔菩提花开待君归〕〔纯溪之星梦〕〔驯兽人〕〔快穿之执念〕〔只有我还在〕〔谈一谈网络文学中的那些事〕〔智慧陷阱外星人操控宇宙〕〔林城游侠〕〔璎珞翩然〕〔一朝帝沐一眼情〕〔灵山空〕〔烟火撩撩〕〔雨樱落舞〕〔何处行〕〔徐一飞推理探案集〕〔与龙共武
最新入库小说:
网游之重启战魂〕〔山海不平隔云天〕〔问仙之旅〕〔查理九世之千钰千枭〕〔袖了双手倾了天下〕〔构世〕〔年年岁岁声声慢〕〔凤舞九天必以长情〕〔腹黑总裁的专宠黑夫人〕〔诡镇怪谈〕〔温柔世子宠溺妃〕〔重生之不再遗憾〕〔花开半夏爱如烟漫〕〔灵律神界之悲城〕〔我家总裁画风总是不对〕〔邪魅王爷的纨绔王妃〕〔巅峰枪王〕〔重生之末日城市系统〕〔EXO黑暗无边与你并肩〕〔蚁恋〕〔魔兽世界编年史〕〔杀戮之后爱意尚存〕〔神之迷域〕〔构世〕〔诡镇怪谈〕〔驱魔侠侣之校园道长〕〔网游第二天堂〕〔吾家有树才安好〕〔爆裂飞车之风之子〕〔眼中无泪心流泪〕〔网游第二天堂〕〔年华独白〕〔白鹿归〕〔傲娇总裁宠萌妻〕〔鬼王的傲气小姐〕〔宇宙纵横〕〔一种爱叫总裁的霸道〕〔狐狸小姐和总裁先生〕〔赛尔号之黑色森林血色彼岸〕〔杂牌神算〕〔凉凉的爱意〕〔神兵小将之再展神威〕〔花落的瞬间〕〔重生之不再遗憾〕〔未央月影〕〔妹妹是假少女〕〔我是太皇太后〕〔后洛神赋〕〔利刃侠〕〔我在海滨开了养生馆〕〔家有妖医〕〔我是太皇太后〕〔恶魔总裁欺上独特妻〕〔未来神话〕〔失乐泉〕〔坏掉的流年〕〔那时我们都不懂爱〕〔冥花落无声清梦亦轮回〕〔刀塔之小兵逆袭〕〔血凰涅槃凌九霄〕〔赛尔号之碧瑶〕〔七日记〕〔浅笑嫣然之凰女玩转天下〕〔末世兽都〕〔未央月影〕〔新夜半鬼叫门〕〔与心相连〕〔战神联盟之梦幻风雨〕〔恶魔总裁欺上独特妻〕〔盗墓王者〕〔坏掉的流年〕〔一条狗引发的血案〕〔你曾是一生到不了的天堂〕〔夜色镇迷案〕〔传说之下之时间线〕〔清钰岸〕〔超时代:自由世界〕〔未来神话〕〔暮去待你归〕〔眼中无泪心流泪〕〔吾家有树才安好〕〔坏掉的流年〕〔血夜黎明〕〔寻亲旅恋〕〔冰封炽热的世界〕〔失乐泉〕〔将恶人进行到底〕〔七日记〕〔EXO之花开半夏夜玫瑰〕〔网游之均衡天地〕〔火影之宇智波曦月〕〔末世之无限基因系统〕〔神坑穿越瓦罗兰〕〔容安馆的你〕〔清素若九秋之菊〕〔穿越之最强幻师〕〔永寂山河〕〔星辰未落时〕〔霸道阴婚鬼夫榻上来〕〔有主见的方润〕〔走啊去捉鬼〕〔战神联盟之梦幻风雨〕〔邪魅王爷的纨绔王妃〕〔集万宠于一身〕〔星座守护之心〕〔梅萼调〕〔花开半夏爱如烟漫〕〔这一世我要为自己活〕〔傲娇总裁宠萌妻〕〔十年繁华依旧〕〔归时繁花尽流光〕〔兽皮人的复仇〕〔我负子戴〕〔超时代:自由世界〕〔赛尔号之碧瑶〕〔后洛神赋〕〔暮去待你归〕〔石连草〕〔盛宠毒妃五小姐〕〔眉间轻点泪花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