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婿筑听书网 > 时空穿梭 > 三千纪元

第二话:苏醒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公子,您终于醒了。”一阵温柔细腻而清新娇美的声音悠悠在耳畔环绕着。

“我...我这是怎么了,你又是谁?我这是在哪里?”一个青年男子迷糊地用手背撑了一下额头吞吐地说道。

“公子不必担心,小女子只是一介民女,未曾可伤公子之身,不过您那天不知何缘故出现在了我的屋顶上,而碰巧那时家父正在屋顶上浇淋花草,听见一旁突然发出异响便过去探查,后来公子就被家父和我抬回了屋中,那时你一直是昏厥不醒的状态,直到现在才苏醒过来了。”这个女子的声音如莺声燕语般悦耳令人陶醉,又如娟娟泉水般美妙沁人心扉,使男子一时间忘却了所有烦恼和顾虑,只顾得聆听此声而呆坐在床上。

“父亲,您来了,先前昏晕的那位公子醒了。”女子回首向后面的一位中年男人说。

“嗯,我知道了,清浊,你先回浴房取来热水和新的手巾给这位公子擦拭一下吧。”一位面目端庄祥和,半白苍髯蓄耳,身着素色长袍的中年男人对面前的女子说道。

女子点点头,转身出门去。看样子这个中年男人就是女子的父亲了,不得不说父女俩都是气质极佳的人呢。

“在下花云天,为这福女村的当任村长,阁下先休养好身体,别再动伤了筋骨,至于阁下那天落在我家屋顶的事...待会儿再慢慢道来吧。”中年男人走到床榻前,庄重地对半躺在床上的男子说。

青年男子没顾得回应花云天,只是揉了揉眼后慢慢地坐了起来,当他看到周围不熟悉的一切时,脸上尽是惊讶的神色。

“这...难道这就是时空穿越?我之前是怎么...”他心里不禁十分疑惑。

而正当他要想起什么事时,头脑竟传来阵阵难以忍受的裂痛,使得他一下子捂住了头,他的脑中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潜伏着一样,剧烈的痛感也从脑中四散到全身去,而胸口更是尤其灼热难顶。

花云天见男子此状立马将他扶到棉枕上,并且向门外焦急地传唤着。花清浊听到喊声立即把热水捧了过来,随即将手巾用热水浸湿,然后把轻轻地手巾敷在了男子的额上。男子被热水湿润了头后瘫软地躺在床上,双瞳挣得异奇的大,全身都被热汗浸透,口中艰难地呼吸着粗气。

花云天发觉了男子表面的症状虽然看起来像是一般的感冒发烧,但仔细端详后却发现远远不像表面的状况那么简单。

“阁下目前的病况,怕是没那么容易就能解决,在下曾在十多年前的一天听闻西北的白牛国有一个人也出现过相似的症状,据那天的目睹者称他也是与阁下一样突然就出现在屋顶之上,并且他出现的那时天上还有一种极为异奇罕见的天象,只是不知道那人后来是死是活罢了”。花云天意味深长地讲着。

“你...你还记得那个人是谁吗?...他是不是叫李玉田?!”男子虽然身体极度虚弱,但听见花云天的这一番话,竟直坐了起来冲他大喊着。

花云天见他如此激动,心里不禁生起一丝疑惑。花云天安抚了一下他的情绪,然后把手放在他的胸脯上,将衣扣解开到胸口处,解开后只见男子胸口赫然嵌刻着一颗淡紫色的珠印和八个浅白的珠迹!

“父亲,这些是什么特殊的标志吗?”一旁的花清浊低头仔细地观察着那些奇怪的印迹,不解地问。

“这些是九星异元印,是天界大星君的标志,除非是三界六道发生了很严重的错乱,不然这些印记是不会出现在任何人身上的,看来这位公子就是被天神选中定夺世间均衡与否的神使,只是不知道这对他来说是福还是祸......”花云天略有介怀地答道。

“可是我们的这个世间本也不算太平,而以这位公子现在目前的状态又怎能凭一人去改变天数呢?”花清浊无奈地摇摇头说道。

花云天从床上站起来,原地站着迟疑了一会儿,但最终还是转身拿起房中书台上的笔,在纸上写了几行字,然后将纸张折叠起来递给花清浊并对她说:“你现在就到老洪叔的药馆上,把这纸上的药材给他看,让他点药给你,记得速去速回,到时候回来我再找炼药师炼化,不过能不能救活这位公子,就全看命数了”。

花清浊不敢迟疑,将纸收入袖中拿起药篮便匆忙走出了屋门。而床上的男子愈发面容扭曲,全身热汗冒个不停,不过看起来他似乎正在慢慢适应着这个状态,心跳和喘息也开始慢慢地平复起来。

花清浊匆忙地走在街道中,只想快点去到医馆上拣药回去救人,却没有注意到路上来来往往的行人,她一个不留神就撞在了一个长得五大三粗的糙汉子的背上,她撞到人后不由得后退了几步,而那个糙汉子被吓了一跳后立即怒形于色,一开始汉子本想撸起手袖就给撞了他的那人一顿暴打,但他看到花清浊那楚楚动人的容貌后竟然有些“怜香惜玉”了。

“小美人儿~你这下可把虎爷我撞的不轻啊,怕是五腑六脏都被你撞得东倒西歪的,出于公理况且大家都有眼看着了的,怎么说也得返给我一些补偿吧?啊,你说是不是呢?”汉子面露贼笑,一步步靠近花清浊,他将手指抵在花清浊的下巴然后轻轻抬起,当他看到那完全的盛世美颜时心中更是喜悦至极。

周围的村民无一不知道这虎爷是存心要找茬挑事都想上去帮那姑娘,但没办法啊这虎爷乃是这方圆几十里的一个有名恶霸,这些平头百姓再怎么样也斗不过这些达官显贵和横头恶霸的,而且官府又不太管这些小纠纷,反正都是谁有钱谁强势就他说了算,所以大多数群众都只是敢怒不敢言的。

虎爷看到周围竟然没有一个人上来“伸张正义”时更是放肆狂妄了,索性直接伸出那双肥大的手就向花清浊抱去,花清浊往后一躲,让虎爷扑了个空。

“这位大哥,方才撞着您确实是我的冒失,小女子就在此给您道歉了,但我还有要事要做,希望大哥能先让我从这过去,要是真有什么大碍的话,我手上的这条手链就先抵给你去换医药费,到时候我再来赎回去,您看这可以吗?”说完就将手上那银闪闪的链子取了下来放在手心上。

但虎爷哪里管她那么多,他只是一心想调戏这位美人儿罢了,况且他也不是缺钱的人,所以他根本没理会花清浊的劝说,反而不依不饶地扑向她,而花清浊确实是没法再拖延救急的时间了,便直接无视了虎爷向前迅速地跑走了。

虎爷见几次没得手就转喜为怒,干脆命令待在他身边的几个小流氓去把花清浊抓来,毕竟花清浊只是一个普通的民女,她肯定是跑不过这些整日无所事事、游街穿巷的流氓们的。

而就在几个小混混快要揪住花清浊的衣领危急时刻,在街道的上方却突然传来了一道穿云裂石的喊声。

“臭流氓们,撇开你们的咸猪手!”随后天空中有一个白色的身影迅猛地砸到地上,地上顿时扬起一大片尘土,吓得周围的村民都躲闪到一边去。

而带头的那个流氓胆子确实要大些,竟无所顾忌地走到那片尘土里,不过他前脚刚一踏进去,后脚就不知道被什么东西重重地砸了一下,整个人横着飞出去好几米远,直到撞到一面城墙才得以停了下来。

就这一下,当时就把在场的所有人给吓住了,那几个小流氓更是大气都不敢呼一下。等尘土散去,站那里的是一个长相邪魅却面如冠玉、剑眉星目、鼻若悬胆,身材高约八尺还带了点痞气的青年男子。一旁的人虽不知道这人什么来头,但从他的面貌看起来就不像是好惹的主。花清浊看到他不禁吃了一惊,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臭小白脸,你是什么来头?也不看看你打的是谁的人,你是真当你虎爷不发威是猫爷吗?在我地盘上做出头鸟,你得好好自己掂量一下自己的斤两呵!”那虎爷看见自己的手下被打得屁滚尿流,当然是碍不住面子要上前出手的了。

男子抿嘴一笑也没回应那虎爷,只是将花清浊推到自己身后,然后随手从地上拾起一块砖头就往上冲去。虎爷还没弄清楚啥状况呢就被男子一板转钉在头上,当时他头上就血流个不停,鲜红的血液从额头顺着脸廓滑下,当虎爷两眼一瞄发现自己被打得“红运当头”时,才“哇”的一声大叫出来。

虎爷作为一个恶霸,居然被一个无名小辈打成这样,那肯定是论谁谁都不能够不起火的。虎爷见自己在平日里被他欺凌的村民面前颜面扫地,不由得恼羞成怒起来,此时他心里正是怒火中烧,恨不得将那打他那小子千刀万剐,所以他想都没想就从腰间抽出一把大朴刀要上去和男子对干。而男子也不甘示弱,继续手持大砖头要与虎爷一分高下。

虎爷毕竟是混江湖的人,经验还是相对老道的,与那青年男子没过几招就将他撂倒在地,但老江湖也是有弊处的,身体机能和反应速度完全跟不上正直壮年的男子,所以男子在地上一个翻滚抽冷子就对着准虎爷的膝盖又给了他一板砖,虎爷疼得“呀呀”直叫,连虎爷这种彪形大汉都受不了这般敲打,可见那男子的手劲不是一般的大。

而正当虎爷的刀子准备在男子的头上落下时,男子又是一个躲闪,借着虎爷那蛮劲将手往上一抵,然后向着虎爷用力的反方向一推,“啪咔”一声虎爷的朴刀应声落地,他的胳膊也发出清脆的骨折声。虎爷顶不住这种疼痛,就急得四处乱窜起来。

“哎哟,我的妈呐!没想到这小村庄里还有这般拳脚的小子,今日不找机会跑路,怕是脱不了身了。”虎爷看见这局势心里开始暗自叫苦。

站在一边的村民们看到这精彩的打斗画面也忍不住大声喝彩,心里对有人教训了这蛮横的恶霸而感到大快人心,每个人都纷纷对着那虎爷是唾沫直喷,瓜菜狂扔,难得有人替他们出了一口恶气哪能放过如此好的机会?

“你小子给老子我留下名号,老子我今个儿记住了,以后别让我看你,否则让你死十次八次都不够解我心头恨!”虎爷拖着几个手下连滚带爬地走了,走时还不忘回头装头面地喊道。

“小爷我叫——游子年!记清楚啦!别忘了回来找我复仇哦,慢走您了呐,不送了!”男子狷狂一笑然后向虎爷嘲讽道。

望着被打跑的虎爷,周围的居民们无一不向这位名为“游子年”的少侠投以崇敬的目光。而游子年拍拍衣袖,嘴里不知道还在低声嘀咕着什么,然后大步地走向花清浊,花清浊看见有人迎面走来才从惊愕中醒了过来。

“游公子,您不是刚才还......”花清浊惊讶地问道。

“额...这个待会回家再跟你说吧,现在我们还是赶紧走吧,免得那虎爷还真的找上门来了,到时候他们人多势众,我怕以我现在这模样还真招架不住。”游子年苦笑道。

花清浊虽只是“嗯”的一声答应,却是把游子年酥得浑身发抖,手脚哆嗦,他心想要是能听她一展歌喉,估计自己整个人**得躺在地上了。

花清浊回身举步轻巧地走到游子年的肩旁,还有对他那明艳动人的一颦一簇,更是使得游子年受宠若惊,一时间慌忙得手脚都不知道往哪放才好。但或许他们两个还不知道他们已处在了众多“仇怨”的目光之下,而他们更不知道两人彼此并着肩、踏着那褪隐的阳光而背着众人离开又是多么令某些人触目伤怀的场景啊......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
热门小说推荐:
风吹叶凋〕〔冷魅帝王的寂寞娇美妻〕〔浮世灵录〕〔恣意红尘〕〔TFBOYS之永恒守护〕〔三尊三神体〕〔仙道至圣〕〔古月苍穹〕〔玉熙音〕〔今妃昔比麻辣王妃要翻身〕〔许君方圆百里〕〔冷妻当道〕〔娇妻乖乖怀里来〕〔叛逆的鲁鲁修之中华辉煌〕〔拯救反派手册〕〔我还走着〕〔云中的秘密〕〔重生男配赖上穿越女配〕〔神探西谷〕〔穿越时空之爱上他〕〔我在游戏里打酱油〕〔山猴传〕〔永恒之宙〕〔修罗之极品娇妻〕〔假废柴王者逆袭记〕〔皇朝争霸〕〔负债时代〕〔他才不是女孩子〕〔刁蛮小姐与赛尔号〕〔人蛇恋〕〔侠岚之牧云谣〕〔都是李尤的黑暗时代〕〔翠必清剑〕〔一念笙离〕〔九尾猫传再次与你相遇〕〔魔帝追妻毒医三小姐〕〔修真风云志〕〔梦之终结〕〔校园之封天武炼〕〔桃花劫之玉小莲〕〔寻幻〕〔绝色王妃遇上冷酷王爷〕〔狐狸与刺客的故事〕〔论队友的正确使用方法〕〔桥头五阿哥〕〔修真别记〕〔不忘初心不忘卿〕〔地狱求生〕〔丹鼎为王〕〔己梦〕〔EXO之守护者〕〔梅花掩面岁岁香〕〔你曾经与我的约定〕〔星之色〕〔真心换伤心〕〔星际猎手辣椒人传记〕〔奉若神明〕〔TheOthers〕〔九州仙承路〕〔苦菊先生〕〔世纪剑神〕〔宇宙无敌太子爷〕〔我命你信他缘〕〔转生梦萦〕〔冰山王子的可爱公主〕〔炽炼创圣〕〔我要收了你〕〔独孤魂之不悔〕〔魔兽之丧尸狂潮〕〔神祭传〕〔军阀总统〕〔寻道笔记〕〔九幽墓歌〕〔天河缘之蚀骨寒心〕〔血影冥王〕〔缘来可以这样幸福〕〔妃命不从〕〔天才PK废材谁怕谁〕〔我在精灵世界有家店〕〔步步惊心之梦中游〕〔血灵传说〕〔老顽童〕〔全英雄召唤〕〔潇潇暮雨冬与奇缘〕〔育草〕〔易天转命录〕〔你不知道的民间〕〔渡魂阁〕〔浮光书影〕〔女尊重生之水色天下〕〔月夜拾遗〕〔媚魔〕〔有你的世界不再沮丧〕〔你是我生命中的缘〕〔创世书卷之眀锦〕〔神瞳阴阳〕〔S魔女之兜来兜去还是爱〕〔废柴王妃别想逃〕〔从新开始我的爱人〕〔大乐侠〕〔异世界时旅〕〔荣豆穿三国〕〔沄中谁寄锦书来〕〔邪异归来〕〔丰功伟业之一代霸主〕〔今生今世樱花依旧〕〔血夜黎明〕〔转生的人〕〔来成为我房间的一部分吧〕〔天才杀手穿越〕〔快穿之机器人的爱〕〔仙莲〕〔灼灼桃花君可识〕〔胭脂笑〕〔长聚歌〕〔我踏月色来〕〔幻想彼方〕〔穿越之我成了一个器灵〕〔万界神探〕〔深爱共此生
最新入库小说:
EXO之你好鹿殿下〕〔火影之宇智波曦月〕〔兽皮人的复仇〕〔红颜乱之公主遗恨〕〔重生之不再遗憾〕〔凤舞九天必以长情〕〔末世之无限基因系统〕〔血降〕〔宇宙纵横〕〔你曾是一生到不了的天堂〕〔超时代:自由世界〕〔重生之末日城市系统〕〔战神联盟之绝对强者〕〔道士爷爷〕〔那时我们都不懂爱〕〔血族灵契〕〔凰绝之今妃昔比〕〔星辰未落时〕〔网游第二天堂〕〔杂牌神算〕〔我家总裁画风总是不对〕〔玩世不恭小妖姬〕〔梅萼调〕〔不要再逃了〕〔末世来临之末〕〔世界太孤单我想你陪我〕〔觉醒之天下为敌〕〔觉醒之天下为敌〕〔苏苏营救计划〕〔巅峰枪王〕〔启征途〕〔驱魔侠侣之校园道长〕〔快穿之boss别黑化〕〔神之迷域〕〔玩命王妃〕〔重生之总裁请自重〕〔走啊去捉鬼〕〔恋与白起〕〔末世桐苓〕〔未来神话〕〔重生逆转之你要宠我〕〔血降〕〔王者荣耀之神级奶爸〕〔女巫恋上猫〕〔刀塔之小兵逆袭〕〔有主见的方润〕〔名侦探柯南续篇〕〔快乐星猫之十二星座身世〕〔星座守护之心〕〔诡镇怪谈〕〔夏娜同人系列〕〔鲸鲨暗河〕〔未来神话〕〔穿越APP〕〔永恒的长城〕〔起源方程式〕〔倾城落雪〕〔强宠小小姐〕〔狐狸小姐和总裁先生〕〔未央月影〕〔最好的我们最美的时光〕〔苍茫末世〕〔这一世我要为自己活〕〔查理九世之千钰千枭〕〔恶灵之刃〕〔北武都尉司〕〔鲸鲨暗河〕〔归时繁花尽流光〕〔一条狗引发的血案〕〔半夏浮华〕〔凉凉的爱意〕〔三世千絮若迷离〕〔末世兽都〕〔传说之下之时间线〕〔七日记〕〔神兵小将之再展神威〕〔山海不平隔云天〕〔血凰涅槃凌九霄〕〔我在海滨开了养生馆〕〔为你情深却浅缘〕〔诡异童话〕〔神兵小将之再展神威〕〔茗琴〕〔傲娇总裁宠萌妻〕〔英雄联盟之永不言弃〕〔家有妖医〕〔推倒相公〕〔恶灵之刃〕〔苍茫末世〕〔花落的瞬间〕〔年华独白〕〔利刃侠〕〔容安馆的你〕〔末世之无限基因系统〕〔战神联盟之梦幻风雨〕〔彼岸可有花〕〔与心相连〕〔启征途〕〔赛尔号之碧瑶〕〔英雄联盟之永不言弃〕〔嬴政秘史〕〔杂牌神算〕〔袖了双手倾了天下〕〔暮去待你归〕〔石连草〕〔夜色镇迷案〕〔赛尔号之黑色森林血色彼岸〕〔英雄联盟之永不言弃〕〔诡异童话〕〔清钰岸〕〔新夜半鬼叫门〕〔冰封炽热的世界〕〔刻浊星逝〕〔血液羁绊〕〔落花下分开过〕〔神坑穿越瓦罗兰〕〔末日狂帝〕〔末世来临之末〕〔我是太皇太后〕〔敲响天际之门